original-3

Chic樂團吉他手Nile Rodgers曾在紀錄片裡這麼介紹自己:「嗨!你可能沒聽過我的名字,但我打賭你一定聽過我做的音樂。」從 David Bowie的 《Let’s Dance》、Madonna的 《Like A Virgin》 到Daft Punk的 《Get Lucky》,他以吉他手跟製作人的角色,創造了橫跨數個世代的音樂;而他那把暱稱為「The Hitmaker金曲製造機」的電吉他,據估算錄製了超過600億台幣價值的音樂作品!(作者|海棻)

然而在一首一首膾炙人口的作品背後,Nile Rodgers 經歷過Disco興衰的大起大落,走過夥伴驟逝、癌症生死交關的幽谷;他在這次訪談裡,暢談他對人生和音樂製作的想法,讓整場訪談不止涵蓋了豐富的音樂史,也是一堂珍貴的人生課!

人生就像開車,只能專心往前看

很高興今天有機會訪問您,也很開心知道你現在身體健康、完全康復了。

是啊!我也很開心!(笑)

癌症真的很可怕。我的吉他技師 (Terry Brauer) 也剛過世……

嗯…我知道…也感到很遺憾。2010年你向樂迷宣布自己的身體狀況之後,也表示要更加投入在做音樂上,你同時撰寫部落格記錄那段時間的生活歷程;能分享那段時期的想法嗎?

嗯,每個人的遭遇都不一樣,但以我個人來說,我的想法是:要讓正面的事情佔據你的心思,把心力聚焦在有發展性的事情上。我不太喜歡給朋友人生建議,但我常告訴他們,我認為在人生中行走,就像在路上開車一樣;你不知道路況是什麼,但就是一直往前看往前開,如果你一直分心看東看西,那一定會出車禍,是吧?

所以我每天早上起床睜開眼後,就是盡力把當天工作做好,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我生活中很棒的一點,就是我從事的工作是在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比方說我得寫一首歌,製作一首歌,做一場演出,或在演出場地之間移動…等。所以我沒時間休息,反倒是我的醫生得一直追著我跑。(笑)

所以您是刻意讓工作佔據生活中絕大部分的時間嗎?

是的!(笑)

據說當初醫生告知你確診結果的當天,你還是照原定計劃飛去羅馬演出了。

沒錯!就是那樣(笑)。我記得醫生打給我時,我正準備出門去機場。他要我立刻進醫院,我說:「當作我沒接到你的電話吧,等我表演回來再說!」他急著說:「不行不行!你得馬上來醫院,情況真的很嚴重!」我說:「聽著,如果你晚個十分鐘打來,我就不會接到這通電話,你就得等我回國才能聯繫上我,情況也是一樣,所以就當做我們沒講過電話吧!」

對我來說,那是我當下唯一能做的事。如果說眼前發生的事,超過你能控制的範圍,那你唯一能掌控的,只有自己對事情的感受跟反應。比方說如果眼前要發生嚴重車禍了,大難當頭無可避免時,我希望我最後會想起的幾件事,是類似:「哇!至少我人生過得不錯啦!」然後就劃下句點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夠強壯,只專注在好事情上,因為你對壞事無法掌握 。加上我們在這星球上的時間有限,周遭又充斥太多負面能量,所以我希望能有越多正面影響越好。有點像陰陽的概念啦,當別人做負面的事時,我希望自己做的是正面的事,世界就會比較平衡。

Guitarist Nile Rodgers attends a talk for Advertising Week Europe: Spotify in Conversation with... in St.James's Church. Featuring: Nile Rodgers Where: London, United Kingdom When: 26 Mar 2015 Credit: Euan Cherry/WENN.com

反Disco運動的轉折點

講到負面能量的影響,70年代末期發生的反Disco運動是個關鍵轉折點,你能跟我們分享一下那段時間的事,以及對你產生的影響嗎?

對我來說,那段時間真的很糟糕。Disco Sucks 基本上像是一種性別跟種族歧視的運動。事實上大家都喜歡音樂,而那時美國經歷了經濟大蕭條之後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時期,人心惶惶之際,我的樂團Chic其實是透過Disco音樂去歌頌生活中的樂趣跟活力。像我們的名曲 《Good Times》 是在最壞的時候讚頌最好的時光,讓大家一起跳舞。而攤開歷史來看,經濟大蕭條時期,音樂人不會寫哀傷的歌,反而寫的是正面鼓舞的歌。

但是對外界來說,大多數在美國各地辛苦勞動的藍領白人,他們沒辦法跟城市裡的人們感受到相同樂趣。加上會在Studio 54出入的人 (紐約當時著名的夜店,是促成Disco音樂跟夜店文化的重要指標) ,看起來都像是百萬富翁,即使有人可能是在地鐵打地鋪過夜的。

所以說Disco包裝的是一種文化形象,而不是紙醉金迷的經濟現實。只是人們將那個表象誤解成現實狀態,進而產生嚴重的抵制運動。

所以是在 Disco Sucks抵制運動之後,您才開始轉而製作其他人的音樂嗎?

是的。在1979夏天的Disco Sucks運動之前,我的樂團 Chic有很多第一名金唱片,但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過了。我們樂團算是掛了。只是我為別人做的音樂,很多還是能登上排行榜第一名,像是Diana Ross、INXS樂團、 David Bowie、Madonna、Duran Duran,全都登上排行榜第一名。

nrpromo-01

Nile Style的音樂製作和新專輯 【It’s About Time】

講到音樂製作,跟Daft Punk合作《Get Lucky》時,你請他們把編好的樂器都抽掉只留下鼓組,然後就拿起Hitmaker吉他當場編了新的Groove,最後整首歌按照你的吉他樂句重新編曲製作;另外David Bowie也曾提到你在聽完 《Let’s Dance》之後就當場改了編曲,請問你是在聽完音樂的當下就發現那些歌的潛力方向嗎?

是的,我是依據音樂該有的樣子做編曲安排,比方說我會從中聽到某些旋律,或是樂器演奏部分,聽著聽著,我就會覺得:「等一下!如果它們可以改成這樣,感覺應該會更好!」也就是說,我可以聽見它們該有的Groove,所以當原本的音樂呈現方式跟該有的Groove有所衝突,我就會想做調整。

那像是跟 Avicii、Disclosure、Lady Gaga這些年輕音樂人的合作是怎麼樣的呢?

我非常喜歡這些人,而Avicii更是像我的弟弟一樣,我很喜歡他。我們創作時,通常會由我先開始彈奏,接著他也會從中得到靈感開始加入新的東西;他非常有音樂性,而且動作很快,我們一兩天內就可以輕輕鬆鬆寫出六首歌。我跟Stargate的合作也是這樣,我帶著吉他到錄音室,就開始Jam開始創作。

如果你是個好音樂人,你就會做音樂;但是即使是好音樂人,有時候還是會做出不怎麼好的音樂;儘管如此,你還是會繼續嘗試,從中找到樂趣,並超越先前的極限。要知道,當我們走進房間裡做音樂,就是從無中生有,在開始創作前,什麼都不存在。

那在訪問的最後能請你分享即將問世的 【It’s About Time】專輯概念嗎?這是自Chic貝斯手Bernard Edwards過世後,Chic 樂團24年來的來第一張新作品。

這是一張很有意義的專輯。去年我得到了一些我以為早就不存在的Chic舊錄音軌,所以一開始想法很簡單,我想把那些音軌整理成一張專輯。但是我漸漸感覺到,那對自己身為一個音樂人的角度來說不太合理。畢竟我的夥伴(Bernard Edwards)在20年前過世後,我還是繼續做著音樂,也做了像是 《Love Shack》、 《Get Lucky》、《Lose Yourself to Dance》這些歌曲,過程中也從這些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能回顧過去是非常好的事,但是繼續前行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還在找尋一個方式,能夠把兩種概念融合在一起,這非常困難,不像人們所想的簡單。

樂迷們有機會在今年聽到這張專輯嗎?

今年3月20日,是個日全蝕晝夜等長的特別日子,我在那天發行了Chic的《I’ll Be There》單曲;但以現在來說,我認為專輯發行的時間點可能會落在明年。我準備了很好的計劃。

好的!非常期待新專輯,祝你一切平安,接下來的亞洲巡演行程也順利!

太好了,謝謝你!

【KKBOX歌單】Nile Rodgers:暢銷600億的金曲製造機

新知請逛 ZEEK玩家誌FB粉絲團
免費下載 ZEEK玩家誌iOS版
LINE@:@LYO3427W

WeChat官方帳號:ZeekMag

延伸閱讀:
Nile Rodgers:創造超過600億價值音樂的金曲製造機。
第11屆KKBOX風雲榜 全亞洲16家電視台、網路、廣播同步直播
三星於2016年CES發表未來電視概念 打造可變形電視及全球最大的170吋SUHD電視

臉書同步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