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生圓夢奪影帝!《白日青春》風光拿下金馬獎3項大獎肯定

Sunny Side 221120-1

第59屆金馬獎在11/19圓滿落幕,香港電影《白日青春》風光拿下最佳男主角(黃秋生)、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劉國瑞)三項大獎。黃秋生在典禮的後媒體聯訪表示:「到現在都還像做夢一樣」;聽到媒體轉述評審「全數通過」一致投票給他,更幽默大呼:「是神蹟啊!」甚至感嘆得獎像是「又復活了」。他吐露最想分享喜訊給天上的媽媽,正值失聯的舅舅還突然捎來消息,讓他感應到冥冥之中媽媽可能已經知情,才會發生這種巧合。而在凌晨舉辦的慶功宴上,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屏賓更特地前來與劇組祝賀,劉國瑞也收到《花路阿朱媽》入圍最佳新導演的何書銘道喜,兩位新銳導演開心搭肩合照,分享影人參與金馬盛會的喜悅。《白日青春》是馬來西亞導演劉國瑞首度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他從自身移民生活出發,將鏡頭對準在港少數族裔難民議題,揭開香港的隱祕暗角。對於未來的作品,劉國瑞透露接下來希望執導原創劇本的作品,也不排斥跟其他編劇合作。

Sunny Side 221120-2

本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由《白日青春》黃秋生奪得榮耀。縱橫影壇40年,黃秋生曾憑《想飛》、《無間道》、《頭文字D》三度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肯定,本片則是他睽違23年三度入圍影帝之後,首度奪下「金馬影帝」封號,也成為金馬獎史上獲獎最多次演技項目的男演員。黃秋生驚喜地感謝金馬獎,自己等了這座獎好多年:「真的沒有想過得獎,也完全沒有準備。」黃秋生分享以前媽媽問他為何出國領獎,行李箱卻空空如也?他回答:「我要去買書」,果真當次就輸了,媽媽神準預測:「你去買書,會輸。」這讓他本屆帶著滿滿的行李箱出席:「應該是有空位把獎座帶回去。」一席話獲得全場喝采,他並哽咽表示:「最想告訴媽媽,我終於得到了。」

黃秋生發言不改幽默本性,透露在台下預測獎項得主的訣竅,就是看攝影機的移動方向,已經當場猜中很多次,卻沒猜中自己就是男主角得主。他也謝謝劉國瑞,對他來說新導演似乎帶有運氣,直呼:「以後都要找新導演合作」。令人動容的是,黃秋生摟著林諾上台領獎,並數度鼓勵他發言,黃秋生表示之所以帶著林諾上台:「因為他沒得最佳新演員,想帶孩子感受一下。」林諾在頒獎台上更是忍不住落淚,兩人的互動延伸到戲外仍是情同父子。片中黃秋生演活一介喝酒度日的頹廢父親「陳白日」,由粗魯市儈轉化成暖心大叔,進而踏上贖罪之路的心境歷程,評審認為黃秋生演活暴躁的計程車司機,感人之處引人落淚,渾身是戲。

Sunny Side 221120-3

摘得「最佳新導演」與「最佳原著劇本」的馬來西亞導演劉國瑞,創作類型涵蓋短片、紀錄片,《白日青春》是他的首部劇情長片,甫一入圍就獲得金馬獎兩項大獎肯定,也是本屆唯一獲得兩獎的影人。劉國瑞獲頒最佳原著劇本時,藏不住震驚表示:「真的沒唸錯嗎?完全沒有準備。」並在台上數度語塞。劉國瑞坦承拍片起初,不認為自己會成為導演,為了準備最佳新導演的得獎感言,還特地參考2020年《南巫》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獲得本獎時的發言,昨日也驚喜收到他的祝福簡訊。劉國瑞上台感謝主演本片的黃秋生、林諾與團隊:「沒有他們,就沒辦法完成這部獨特的電影。」除了感謝金馬獎評審的肯定,他也向電影公司、監製及劇本顧問致意,感激他們包容自己的任性並給予專業建議,最後對家人與未婚妻溫馨喊話,謝謝他們一路以來的支持。

在16日新導演論壇上,劉國瑞坦露之所以關注巴基斯坦難民議題,是因為在家鄉的主要信仰是伊斯蘭教,因此較能同理穆斯林文化不被華人社會接受的艱難處境。劉國瑞挑戰結合兩代難民背景,納入香港人觀點,拍出一部屬於「難民與香港人的公路電影」。至於故事中在兩大主角之間穿針引線的情感,是亞洲文化共同難解的「父子習題」,劉國瑞對此表示:「本片是關於一個渴望父愛的孩子,以及一個掙扎該如何理解兒子的父親的故事。這兩個角色刻劃了我的移民生活,而我視這部作品為我及父親之間的對話。」

這部強勢問鼎金馬獎六項大獎,最後並榮獲最佳男主角(黃秋生)、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劉國瑞)三項大獎的香港電影《白日青春》,即將在明年四月於台灣隆重獻映。本片劇情描述巴基斯坦裔難民男孩「莫青春」(林諾飾演),本名「哈山」的他,一心想跟家人移民到加拿大,沒想到父親卻因為車禍意外死亡。而在70年代偷渡到香港、與兒子關係 疏離的計程車司機「陳白日」(黃秋生飾演),意外協助涉入黑幫而展開偷渡逃亡的 哈山。只是追捕哈山的警察,竟是白日的兒子;而白日幫助哈山的理由,也非哈山所 能承受之重…。

Sunny Side 221120-4Sunny Side 221120-5

延伸閱讀:
「國民爸爸」鄭東煥抵台!稱演《花路阿朱媽》警衛帶來金馬好運
黃秋生《白日青春》3戰金馬影帝預告將備昂貴戰袍步上紅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