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空中,沒有人能聽見你尖叫。在近四十年之後,這些話語依舊能十分有力地代表著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的未來恐怖電影經典作《異形》(Alien)。如今,這個經典系列的父親將再次回歸他一手創造的世界,以《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探索最黑暗的角落,一場心跳加速的嶄新冒險,將挑戰限制級恐怖片的極限。

太空船聖約號上一片寂靜。船員和船上的兩千名拓荒者都處在冷凍睡眠之中,只留生化人瓦特一個人穿梭於艙廊之間。這艘船預計要前往遙遠的Origae六號行星,遠在銀河系的彼端,這批殖民者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新的人類前哨基地。當聖約號的能量收集帆被附近的恆星燃焰破壞,造成幾十人的傷亡之後,這份寧靜被無情地打破,也讓任務偏離了原本的軌道。

很快倖存的船員發現這似乎是一處未知的樂土,一個未被打擾的伊甸園,充滿了被雲霧覆蓋的高山,巨大高聳的樹木,而且遠比Origae六號更近,有十足的潛力能做為新的家園。然而,他們所發現的地方,實際上是一個黑暗而致命的世界,充滿了意想不到的曲折。面對遠超出他們想像的可怕威脅時,處境艱困的探險者必須踏上一場痛苦的逃脫之途。

故事設定在史考特於2012年的賣座強片《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事件的十年之後,《異形:聖約》回歸到導演充滿開創性史詩的源頭,充滿了獨特的恐怖故事,以及緊張的冒險和駭人的嶄新怪物。做為熱賣強片系列的第六部,充滿遠見的導演將緩緩地揭露所有異形之母的神祕起源,電影第一集中的致命異形。

《異形:聖約》演員陣容包括了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凱薩琳華特斯頓(Katherine Waterston,《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性本惡》(Inherent Vice))、比利克魯德普(Billy Crudup,《成名在望》(Almost Famous)、《不可能的任務III》(Mission: Impossible III))、丹尼麥布萊德(《菠蘿快遞》(Pineapple Express)、「職棒鮮師」(Eastbound & Down))和德米安畢齊(Demián Bichir)。電影由雷利史考特(《絕地救援》(The Martian))執導。編劇是約翰洛根(John Logan)和但丁哈柏(Dante Harper),故事則由傑克帕格倫(Jack Paglen)和麥可格林擔任。製作人是雷利史考特、馬克胡范(Mark Huffam)、麥可薛佛(Michael Schaefer)、大衛吉勒(David Giler)和華特希爾(Walter Hill);由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發行。《異形:聖約》將在2017年5月19日於全球戲院上映,台灣將搶先於510日登場

歡迎登上聖約號

打從一開始,雷利史考特就宛如猛虎出閘。

「我覺得雷利的第一句話是『我們要拍一部不容質疑的限制級電影,我們需要大量的紅酒。』那是指電影用的假血漿。」《異形:聖約》的製作人馬克胡范回憶道。「那是他跟劇組的第一次對談——我們要把所有人嚇到尿褲子。」

要說有誰最懂得利用聰明、複雜縝密的敘事來驚嚇觀眾,那就是雷利史考特。他的《異形》第一集仍舊是恐怖片類型的標準範例,心理上的緊繃、令人不安的幽閉恐怖電影,還有1979年就登場獵殺艾倫雷普莉和太空船Nostromo號船員,那個精瘦有力,表皮光亮而兇狠的猛獸。「從一種有趣的角度來看,我一直認為《異形》是一部B級電影,真的做得很好。」史考特說。「劇情十分簡單——有七個人被關在一間古老黑暗的屋子裡,誰會先死,而誰又能存活下來。」

對於《異形:聖約》,這位奧斯卡提名電影工作者力求重塑出同樣的不安預感的氛圍,持續不斷的危險與恐懼,同時也提供新的見解,進一步豐富異形神話的內涵與深度。這樣的方式是必要的,他表示,保持敘事新鮮與令人驚訝。「你不能一直拍在走廊上被怪物追逐——觀眾會開始覺得無聊。」史考特說。「我會想為什麼沒有人要問,誰創造了異形,還有為什麼。你可以說怪物來自外太空,神來自外太空,工程師來自外太空,然後發明了它。但他們並沒有。《異形:聖約》將會顛覆這些。」

電影從一項和平任務開始,目標要讓人類踏出地球之外,在群星間建立居住點。而太空船聖約號的明確任務就是將一對對夫妻送往Origae六號行星繁衍,還有幾十個胚胎,幫助他們建立新殖民地。船員的任務則是保護這些人:船長雅各布蘭森(詹姆斯法蘭科 James Franco)和他的妻子丹妮爾,環境改造營運主管(凱薩琳華特斯頓),大副克里斯多福歐朗(比利克魯德普)以及他的生物學家妻子卡琳(卡門艾喬格 Carmen Ejogo);喧鬧的駕駛員田納西(丹尼麥布萊德)和法瑞絲(愛咪西米茨 Amy Seimetz);安全主管士官洛普(德米安畢齊)以及他的副手與丈夫士官哈利特(納撒尼爾迪恩 Nathaniel Dean)。還有一名非人類,瓦特(麥可法斯賓達),聖約號的忠實生化人,持續觀察照顧這些處在冷凍睡眠中的乘客,直到他們抵達目的地。

當一顆恆星燃焰撕裂太空船時,瓦特被迫提早喚醒船員好拯救他們的性命。一次機械故障讓船長被困在冷凍睡眠艙中,並讓他面對可怕而殘酷的死亡。這場意外讓信仰虔誠的歐朗獲得指揮權,丹妮爾則因為失去丈夫而感到悲痛不已。

丹妮爾找上另一位船上的孤單人物瓦特,尋求他的陪伴,而對觀眾而言,他並不陌生。他是下一代的大衛,法斯賓達於《普羅米修斯》中飾演,著迷於《阿拉伯的勞倫斯》(Laurence of Arabia)的生化人。儘管瓦特在功能上優於前代,但他的情感範圍卻有了限制。他不會戀愛,他被設計為忠於聖約號的船員——法斯賓達將他形容為「超級管家」。

「他的首要任務就是保護與服務,像是一名好警官。」演員表示。「他是純然理性與合乎邏輯的,缺乏情感,儘管那些親近他的人,特別是丹妮爾,想從他身上尋找某些情感聯繫,但那些情感並不存在。」

在程式編寫之外,瓦特與丹妮爾的關係也十分複雜,並帶有情感的暗示。華特斯頓認為丹妮爾,「在雅各死後,開始依靠瓦特。她感覺在他身邊比在其他船員身邊更自在,因為在某種方面而言,他的情感是有限的。對她來說,待在某個無法瞭解她到底經歷了什麼的人身邊,其實比較輕鬆,這樣她可以獨自承受悲傷。她不需要真的和他產生情感。她同時也覺得自己跟瓦特產生某種聯繫,因為他們是船上唯二的獨身者。」

在聖約號嘗試從災難中重整時,他們陷入電影系列的傳統橋段。田納西在船艙外修理能量帆,他聽見一個像是遇險求救的神祕訊息。船員追蹤這個訊息來到鄰近的一顆行星,歐朗被他強烈的基督教信仰所驅使,選擇了一條新航道,踏上追尋訊號的未知之旅。而領導的職責並不輕鬆——他總是帶著一串金屬念珠,讓他在面對壓力時能夠更鎮定。

「當他獲得這個機會時,我想兩千名船員的生命變得巨大而難以承擔,」克魯德普說。「他在管理自身恐懼的自制力方面充滿了自我質疑,尤其是帶領這麼多人航向未知。我想那是故事很重要的一部份——他如何與其他船員建立關係,還有他最終如何在試圖保護船員的過程中,找到自信、清晰的想法與道德上的憑依。」

「在動盪與恐懼的時刻,就是你該專注於信仰的時候,因為這會給你力量與清醒的思緒,你也不會對危險的情況反應過度。」克魯德普繼續說明。

他冷靜的妻子由英國演員艾喬格飾演,同時也扮演了歐朗的支柱。「歐朗非常愛她。」克魯德普說。「她的支持是他撐過一整天的動力。我不知道如果沒有了她,歐朗會怎麼樣,因為她有辦法貼近別人無法觸及的部分。」

大氣層中的離子風暴讓聖約號無法靠近星球表面,於是他們派出了一隊科學家和安全人員組成的登陸小組,由田納西在軌道上駕駛母艦。當麥布萊德,這位以《菠蘿快遞》中喜劇角色聞名的演員與編劇,最初與史考特見面討論田納西的角色時,導演在心中有一個非常具體的參考對象:T.J. “King” Kong少校,由史利姆佩金斯(Slim Pickens)在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經典諷刺作品《奇愛博士》(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中的角色。

「雷利說田納西是對那個角色的致敬,所以我們一起尋找最完美的牛仔帽和最棒的飛行裝。」麥布萊德說。「但角色在劇本中非常清晰,我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雷利史考特找到他想要的演員,他知道他們可以自己進行,然後才給出指引。如果你稍微有些超過,他會把你拉回來,但他其實在那邊看你如何表現。」

當丹妮爾、歐朗、卡琳、瓦特和法瑞絲和安全隊伍一同搭乘登陸艦前往行星表面時,田納西留下來指揮聖約號,還有通訊和導航專家Upworth(凱麗赫爾南德茲 Callie Hernandez)和她的丈夫瑞克。但他很快開始變得心神不寧,一場風暴干擾了與地面團隊的通訊,這種不安感壓倒了他。「劇本中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實際上這艘船上充滿了夫妻,幾乎立刻提升了恐懼的威脅。」麥布萊德說。「這不單是你個人的存活,還包含了跟你一起來的人的性命。」

經歷了漫長而挫折的靜寂,他們必須決定要讓聖約號更靠近星球表面。Upworth與田納西對於是否繼續遵照規定避免危害聖約號與其上的人類乘客產生了衝突。「這種無力狀態令人發狂。」赫爾南德茲(《樂來樂愛你》(La La Land))解釋道。「他們失去聯繫。當你在任何情況下失去了同行人類的聯繫,你努力想恢復通訊。這就是田納西試圖想做的事。」

穿過風暴時登陸艇也受到損傷,但小隊平安地來到行星表面,發現了令人摒息的壯麗美景。但這美麗景象也有一些令人不安的部分——整個環境太過安靜。「這個星球美得驚人而壯闊,也有種令人感到威脅的感覺。」史考特解釋道。「這顆星球是一顆死亡行星,一間鬼屋。除了植物和樹木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生命型態。完全沒有動物。

當法瑞絲待在登陸艇附近進行必要維修時,卡琳在安全人員士兵雷德沃(澳大利亞演員班傑明瑞格比 Benjamin Rigby)的陪同下前去採取生物樣本。隨著他們越探索,環境也變得越奇怪越恐怖——雷德沃出現了非常嚴重而難以形容的病症,卡琳努力將他帶回登陸艇的醫療艙。

回到船這邊,法瑞絲收到同伴的瘋狂緊急求救。「雷利跟我在紐西蘭的米佛峽灣,登陸艇之下拍了這一段。」西米茨(《應召女友》(The Girlfriend Experience))回憶道。「我那時候獨自一個人,從耳機裡聽到那些可怕的片段,然後對此做出反應。我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因為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他們聽起來很慌亂,通訊受損。它令人毛骨悚然但透過這樣的方式拍攝令人驚嘆,對雷利來說應該是非常有效的表現方式。」

當雷德沃與卡琳來到醫療艙時,地獄夢魘迅速爆發。卡琳在明亮的日光燈下目睹了新種異形的誕生,本系列眾多怪物的最新品種。艾喬格說:「卡琳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那時候,那是最顯而易見和強大的存在。它不像你面對一隻老虎,你感覺得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你無法跟那些生物談判溝通。」

「這才是第一個真正的時刻,讓觀眾回想起《異形》電影所帶來的驚懼。」她補充道。「你可以感覺到事情正在發生,它超乎我們的理解,而且將會非常恐怖。」

情況很快開始失去控制,怪物在登陸艇肆虐,威脅擋住它去路的每一樣事物。船員陷入絕望的困境,然後一個戴著兜帽的神祕人物伸出援手,他似乎對這些掠食種族有某種古怪的控制力。而這個出乎意料的救星原來是普羅米修斯號上的大衛,他看起來獨自生活了十年,衣著也看起來十分破爛。

「當我們在《異形:聖約》中看到大衛時,他不再注意自己的外表。」法斯賓達說,他除了飾演瓦特之外,也再次扮演他在《普羅米修斯》中的角色。「他的頭髮變長,髒污散亂,他獨自在這顆星球生活,並且發現了自己充滿創造力的一面——演奏音樂、繪圖、畫畫。」

大衛帶領著受驚的探索者來到一個位在遺棄都市的避難所,但隨著每分鐘經過,他們不停面對更新更複雜的威脅。「這時候,我們只能掙扎求生,努力讓自己保住性命,但我們開始失去同伴,而我們也失去了登陸艇,唯一離開的方法。」畢齊(《更好的明天》(A Better Life)、《八惡人》(The Hateful Eight))說。「洛普開始重新穩住自己,不管發生什麼都要堅持下去。」

儘管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士兵,看到自己的隊伍慘遭蹂躪依舊是個重大打擊。「就算在他最瘋狂的噩夢中,他都無法想像這一切會發生在人身上——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而且,他一生的摯愛,哈利特,身在危險之中。」畢齊說。

關於哈利特與洛普之間關係的真實感,迪恩表示:「他們已經結婚了幾年。彼此相愛。我們沒有特別強調他們是同性戀。我認為這一點很棒,雷利和製作人將這條線放入太空的背景中,放進《異形》系列,因為你會希望在未來的人類社會中,這並不是一個問題。他們是好人而且彼此相愛,剛好是厲害的士兵還擅長使用步槍!」

畢齊和他手下的士兵演員接受了密集的武器與健身訓練,但除了體能方面的準備之外,畢齊為了進一步發展洛普的內在生命,他發覺到跟雷利史考特一對一交流的重要性。「有時候你會參與一些電影沒有彩排,甚至不會跟導演討論角色。」畢齊說。「進行這個工作有很多種方式,但有機會可能一對一跟這個人交流,能獲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進展。」

事實上,畢齊發現在現場與史考特合作同樣令人興奮。「他是你永遠會放在聖誕節願望清單上的名字。」畢齊說。「我希望自己能看見朱爾凡納爾(Jules Verne)如何寫作,或米開朗基羅在他工作室裡的工作模樣。當我有機會能和我這個時代的天才一起工作時,我會把這個視為一項贈禮。」

「我認為雷利證明了這些大師讓一切變得容易,簡單而美好。」畢齊繼續道。「他當然理解一切而非常聰明,而他解決所有事情的方式很單純,就算錯綜複雜的事情依舊非常簡單。他的精力比我們所有人加起來還要多。他總是在那邊,總是做好準備。」

或許畢齊是第一次與史考特合作,《異形:聖約》已經是法斯賓達與導演在《普羅米修斯》和《玩命法則》(The Counselor)之後的第三次合作。「麥可是一位偉大的演員,而且有著絕佳的幽默感。」史考特說。「我跟他合作一直非常開心,這很重要。我總是在尋找麥可的這一面,他調皮的幽默感。」

演員和導演一同探索了寫在大衛硬體中的所有複雜迴路,甚至是他狡猾、顛覆性的一面。「雷利和我試圖尋找他內在的幽默感,他的笑點。」法斯賓達說。「我們在大笑時會放下防禦,所以如果我們沒有因為缺乏幽默感而麻木,我們更能完整感受到譬如說震驚或恐懼。」

由於危機以驚人的速度升級,聖約號的船員必需要進行一場充滿風險的救援任務,以拯救其他人。丹妮爾鼓起心中的勇氣,接管了地面的指揮。「電影以瘋狂的速度展開。」華特斯頓說。「角色沒有任何時間去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所有人都被迫立刻採取行動。」

跟隨著雪歌妮薇佛飾演的雷普莉的明確腳步,華特斯頓全心投入於丹妮爾身上,在史考特的女英雄所留下的廣泛遺產中建立她的位置。「雷利是一位總能以真誠而令人信服的方式來描繪女性的導演,他也總是被那樣的人物所吸引。」華特斯頓說。「丹妮爾是那種在危機中反而更冷靜的人。在電影的一開始,丹妮爾有能力而且聰明,對自己的工作十分拿手,但我不覺得她認為自己是某種英雄。隨著電影事件的展開,在危急時刻她依舊能冷靜思考並且發揮作用。我很容易接受她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能力與勇氣,而非天生就準備好投入戰鬥。我不知道有誰是這樣。」

史考特首先注意到華特斯頓是在她在《性本惡》中突破性演出,該片為保羅湯瑪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於2014年改編自托瑪斯品欽(Thomas Pynchon)的作品,認為她能完美地詮釋丹妮爾這個角色。「我需要一個有著醒目外型,高挑、具有運動能力的優秀演員。」導演表示。「而且她很特別。這很有趣,她和比利克魯德普都是劇場出身,他們擁有很好的技術、知識與敏感度。當你在製作這樣的電影——人們持續死去,處在絕大的壓力之下——必然會時常展現出恐懼。而恐懼有很多種樣貌,很多種的悔恨。具有劇場背景的人,他們能挖掘得很深,並且將之表現出來。這有著巨大的幫助。」

製作人胡范也很高興地讚揚華特斯頓在電影中的表現。「凱薩琳直接獲取這個角色,而且做得非常好。」他說。「她對角色有著絕佳的熱忱,她對我們給她的所有東西都充滿興趣。她被困在半空中的纜線,被打落到鋼鐵平台上,困在戰鬥中。她彷彿因此而更加成長茁壯。她完全變成了動作女英雄。」

角色的身體能力需要女演員進行間嚴格的體能訓練,廣泛的戰鬥訓練,還有使用武器的精細課程。「這感覺在操場上。」華特斯頓說。「學習打鬥編排非常有趣,並且發掘出自己好鬥的一面,我很少這樣探索自身或是在電影表現。」

儘管華特斯頓的強悍女主角屬於史考特強大女英雄的傳統,但她所面對的恐怖威脅依舊是嶄新的體驗——甚至是經典的異形成熟體終於回歸的高潮時刻。「對我而言,《異形:聖約》在很多方面都很像《異形》第一集。」法斯賓達說。「粗暴而黑暗,從一開始,當聖約號被太空風爆擊中,這個事件就開始進行,不曾停止直到電影最後一幕。電影開始十分鐘,就不曾停歇。我認為這將會是所有電影中最恐怖的一集。」

的確。在《異形:聖約》,毫無疑問地,充滿遠見的史考特重拾他的元素,打造出一個大膽、獨特而恐怖,發自內心深處的體驗,有著經典《異形》電影的態度與威嚇感。請期待毫無停歇、令人心跳暫停的限制級恐怖。

「我希望這部電影讓人非常不安,希望你脈搏加快,心臟亂跳。」電影製作者這麼說。「我希望你口乾舌躁,但卻無法把目光從銀幕移開。要把人真正嚇到不行十分困難,但他可能會讓你做噩夢。而這是件好事。」

關於製作 

《異形:聖約》在澳大利亞福斯片場拍攝了74天,並在2016年前往紐西蘭的米佛峽灣拍攝外景。史考特把他對聖約號的概念化為現實的任務,交給了美術設計克里斯席格(Chris Seagers)。

「船艦總是相當困難。」史考特補充道。「聖約號就像拓荒者行駛在大草原的篷車。它不是一艘髒兮兮的船,而是有著科學任務的先驅船艦。載運著人員與裝備前去殖民其他星球。邏輯上而言,它像一列貨運火車——它分成三個部分,有著六角型連結艙,這些是巨大的貨艙。每個部分都可以一次性地分離,由指揮塔連結,然後你就擁有這個裝滿各種裝備的巨大倉庫。」

「我向雷利提到一個情況,那些鑽油平台幾乎就像是一艘太空船。」席格(《怒火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驚奇4超人》(Fantastic Four))說。「它們從外觀看起來像是超大的鋁罐,但裡面充滿各種科技裝備,它們其實並不需要人操作。它們是全自動的。就像太空船科技一樣。全部只需要指引和導航,而導演喜歡這個概念。於是我們從這類的工業世界吸收了很多參考資料。」

如同電影製作的其他元素,《異形》第一集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標準。為了擴大聖約號內部的幽閉恐懼感,席格和他的團隊刻意將天花板壓低,讓走廊被黑暗所籠罩。對史考特而言,讓艦橋具有實用機能非常重要,他希望替演員製造一種真實質感的體驗。為此,美術設計團隊安裝了1500個線路,讓每一個開關和儀表能產生作用。

「我感覺自己在一艘真正能用的太空船上。」法斯賓達表示。「那些走廊、艦橋和寢艙——所有的美術設計元素都非常精細而複雜。這在幻想電影或高概念電影中十分罕見。通常是一大堆的綠幕。我們也有使用一些綠幕,但有大量的東西讓我們可以探索、觸摸和使用,這在現今真的非常少見。」

「當我們踏進這艘船,你覺得自己像個小孩。」克魯德普補充道。「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官——你好像真的是太空任務的一員。」

史考特對真實感與規模的渴望,讓特效監督尼爾寇堡(Neil Corbould)十分興奮。「雷利是一位非常重視視覺的導演,他熱愛他的氛圍。」寇堡解釋道。「就連水滴,他都會非常精準地計算水滴應該在哪裡,還有多大。他對每一個小細節都非常重視,他熱愛實體的東西,所以對我們來說宛如天籟,我們要建造真正的巨大設備還有巨大的布景。」

其中兩個設備是超大的平衡環架——其中一個重達10噸,另一個則是40噸——為了支撐登陸艇和聖約號的布景在動作場景的運作而建,因為船艦曾受到損傷,不管是登陸時穿過離子風暴或恆星燃焰的衝擊。「10噸的平衡環架上安裝了登陸艇。」寇堡說。「聖約號則裝在40噸的平衡環架上,大約有20公尺長,6公尺寬。全部都要經歷衝擊與震動,實在是個大工程。」

電影的星球外景在米佛峽灣和福斯片場拍攝,這些布景則用來模擬天然環境的詭異美景。「我們從米佛峽灣的實際天氣獲得靈感。」長年與史考特合作的電影攝影師達魯休沃爾斯基(Dariusz Wolski)說。「那裡總是很多雲,柔和的光線。有時候太陽會穿透雲霧,但基本上,那樣的雲彩充滿戲劇性,高山在雲霧後忽隱忽現。所有東西都在細雨之中。我們在後製時重複了很多這種感覺。我們堅持讓所有東西都顯得灰矇而帶有霧氣,彷彿一直處在黎明或黃昏。」

關於遺棄城市中的室內場景,史考特替這些房間找了一種十八世紀畫風的外觀,其中柔和的光線宛如從蠟燭發出來。沃爾斯基和攝影部門設計了一套聰明而有效的系統來照亮演員。

「我們開發出一種動態控制的燈光。」沃爾斯基解釋道。「當演員走進來,燈光隨之進來,當他們走開,燈光也跟著消失。本來我們打算讓特效團隊處理這些,但是當我們決定自己處理燈光時,這些系統就越來越進步。雖然只有幾幕用到,但它們非常強大。」

最先進的視覺效果備用來修飾現場實際捕捉到的畫面。視覺效果監督查理亨利(Charley Henley)為了《異形:聖約》招募了一批世界頂尖的VFX工作室包括以雪梨的Animal Logic、英國的MPC(Moving Picture Company)和加拿大蒙特婁的Framestore。視覺效果部門的挑戰之一是需要建立或強化大量的地點,從太空到行星戶外環境,還有大衛居住的遺棄城市與其內部景觀。

「譬如說,『頭顱殿堂』,是幾個關鍵的場景,是一個由許多巨大頭顱構成的驚人場景,但由於舞台空間和建築物理元素的複雜性,我們把頭部放在天花板上。」亨利表示。然而,我們試圖不要越過限度。如果我們全部都用電腦動畫拍攝的話,譬如說,我們就要確保動畫攝影機拍到的東西,是在真實世界用真實攝影機拍得到的畫面。

亨利與史考特的業務合作關係可以追溯到2000年的《神鬼戰士》(Gladiator),他一直對導演的實際操作感到印象深刻。「跟他合作其中一件令人驚奇的事,就是他自己畫的故事分鏡。」亨利說。「那些實在太棒了,難以置信地精確——你彷彿像是透過攝影機在觀看。儘管只是在紙上,你還是可以感受到光線。」

史考特也覺得她們需要新種異形,牠將在《異形:聖約》中令人驚懼地首次亮相,除了異形卵、破胸體、抱臉體和完全長大的異形成熟體之外,最新的致命生物。在召喚異形的過程中,導演參考了已逝的瑞士超現實主義畫家H.R. 吉格爾(H.R. Giger)狂野而嶄新的作品,他的天才創造了恐怖的原始異形;以及大自然的奇觀譬如令人毛骨悚然的哥布林鯊(Goblin Shark),一種罕見的深海掠食者,有著半透明的皮膚和鉸鏈般的下顎。

「設計新種異形是個艱難的任務。」史考特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我想要加入一些不尋常的部分。我不想耗盡牠,我想拯救牠。新種異形,某個方面而言,是異形的第一代,但牠需要捕捉一個人類生命體,如果你想的話,可以當作是混合,或是交配。」

生物設計總監康納歐蘇利文(Conor O’Sullivan)和他的團隊從史考特的插圖中瞭解新種異形的外型與移動方式,同時跟亨利的視覺效果部門合作設計。亨利解釋道:「康納和他的團隊提供的材料看起來超棒——實際的生物有真實的血液和實際的功能。我們只是負責增強的部分。當有很多生物移動時,我們可以設計出肌肉運動,在無法實際執行的情況下自由地移動它們。這是一種合作關係,好讓這一切更真實。」

歐蘇利文和他組員的精湛工藝也讓演員們印象深刻。「我之前從來不知道異形有這麼多細節,直到牠近距離出現。」艾喬格說。「這些額外的努力幾乎不可思議。他們對這項傳統充滿熱忱與奉獻,而這種藝術型態充滿了可能性。這是最頂級的藝術作品。」

克魯德普也表示:「他們的才智讓這一切變得獨一無二。雷利對生物學相當感興趣,所以異形的所有部分都是從自然界參考而來。儘管牠來自於異世界,仍有著一些我們非常熟悉的東西。」

服裝也獲得同等的重視。珍蒂葉慈(Janty Yates)長期與史考特合作,包括《神鬼戰士》、《王者天下》(Kingdom of Heaven)、《羅賓漢》(Robin Hood)、《普羅米修斯》和《絕地救援》,她很快意識到,在一部子彈飛射,還有大量人類和異形血液噴濺的電影中,所有戲服都需要大量的備用。

「我們必須要重複製作每一件衣服,為了各種特技動作……就算是最小的彈痕,我們都得製作一件全新的。」葉慈說。「雷利也說,除了睡衣之外,他不希望任何人穿著一樣的戲服。所以,安全人員有著戰術背心,更有侵略性的靴子和各式各樣的武裝。我們必須拼盡全力,然後我們才能繼續重製那些衣服。時間總是非常重要。」

儘管如此,葉慈做了巧妙、親密的設計,譬如說哀悼中的丹妮爾,在船上穿著丈夫的衣服,讓他的回憶包覆著她。她說像這樣的時刻,回應著史考特在這個系列的第一部電影。「《異形》真的打破了那些框架,那些太空船如此髒污。」葉慈說。「他們在其中生活。衣服磨損陳舊。還有夏威夷衫。他們有制服,但又如此休閒,讓制服幾乎毫不顯眼。這完全脫離了更早期電影的太空視覺概念。」

《異形:聖約》也要求葉慈展現更技術性的一面。譬如丹尼麥布萊德的飛行衣,她和副太空裝設計麥可莫寧(Michael Mooney)設計了一種名為「Big Yella」的太空裝,外型像是一件超巨大的潛水衣。莫寧和倫敦的FBFX打造了電影中的碳纖維黃色太空裝。「它非常漂亮而且科技感也非常驚人。」葉慈說。「田納西穿著它在船外面進行維修。跟那些生鏽的巨大能源帆形成強烈的對比。看起來非常美。」

關於演員

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飾演大衛、瓦特

麥可法斯賓達是他的世代中最頂尖的演員之一。以完全沈浸於角色中而聞名,他在獨立電影和大製作強片中都建立了良好的名聲,從各式各樣的作品如《飢餓》(Hunger)到《X戰警:未來昔日》(X Men: Days of Future Past)中獲得影評讚譽和獎項的肯定。這位獲得奧斯卡獎、金球獎、美國演員工會獎和英國影藝學院獎提名的演員出生於德國,在愛爾蘭的基拉尼長大,他也是知名的倫敦戲劇中心的畢業生。法斯賓達也擁有一間製片公司 DMC Films,近年來也一直在開發與製作影片。

2017年是另一個繁忙年度,有好幾部影片預定上映。法斯賓達將在《為妳唱的歌》(Song to Song)中與雷恩葛斯林(Ryan Gosling)、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和魯妮瑪拉(Rooney Mara)合作。這部電影由廣受好評的導演泰倫馬力克(Terence Malick)執導,將在三月於德州奧斯汀的SXSW電影節進行美國首映。

《犯罪教條》(Trespass Against Us)將在多倫多國際影展上進行全球首映,然後將在倫敦電影節進行英國首映,2017年一月將在美國正式上映,英國則會在三月上旬。共同演出的明星有布蘭頓葛利森(Brendan Gleeson)和琳賽馬歇爾(Lyndsey Marshal),由阿拉斯泰西登斯(Alistair Siddons)執筆。法斯賓達並以他的角色查德獲得英國獨立電影獎提名。

法斯賓達也將在雷利史考特即將上映的《異形:聖約》中再次演出機器人大衛,共同演出的還有凱薩琳華特斯頓,將在2017年5月19日上映。之後則是托瑪斯艾佛瑞德森(Tomas Alfredson)的《雪人》(The Snowman),和蕾貝卡弗格森(Rebecca Ferguson)演出對手戲,他將演出廣受喜愛的角色,奧斯陸警察「哈利霍爾」。這部電影將在今年十月上映。

2016年底,法斯賓達演出了《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由Ubisoft的大型遊戲系列所改編。法斯賓達演出兩個角色,卡倫林區和他的祖先阿基拉。故事在現代與宗教審判期間的十五世紀西班牙交錯進行。精彩的卡司包括了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傑瑞米艾朗(Jeremy Irons)和麥克威廉斯(Michael K. Williams),並由賈斯丁柯賽爾(Justin Kurzel,《血教育》(Snowtown)、《馬克白》(Macbeth))執導。2016同時也能看到法斯賓達演出ML Steadman暢銷小說改編的《為妳說的謊》(The Light Between Oceans)。由德瑞克奇安佛蘭斯(Derek Cianfrance,《藍色情人節》(Blue  Valentin)、《末路車神》(Place Beyond the  Pines))執導,共同演出的包括艾莉西亞維坎德(Alicia Vikander)和瑞秋懷茲(Rachel Weisz),電影在威尼斯影展上全球首映。

在2015年,法斯賓達以《史帝夫賈伯斯》中的精湛演出獲得數個獎項的提名,該片由丹尼鮑伊(Danny Boyle)執導講述蘋果創辦人的故事。大獲好評,評論家盛讚他的演出,「法斯賓達絕妙地表現出凶猛的機智和無盡的火力。」(Rolling Stone),「表現了賈伯斯難以捉摸的迷人之處,既是天才也是反社會者。」(Empire)。

法斯賓達幸運地能與多位頗受讚譽的導演合作。2015年,他參與了賈斯丁柯賽爾的《馬克白》,重新演繹這個黑暗而深入內心的蘇格蘭戲劇。瑪莉詠柯蒂亞則演出「馬克白夫人」。在2012年和2013年,法斯賓達和雷利史考特合作《普羅米修斯》和《玩命法則》。同樣在2013年,他再次與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合作,演出了極受讚譽的《自由之心》(Twelve Years a Slave)。他以莊園主愛德溫艾普的角色獲得奧斯卡獎、金球獎、英國影藝學院獎、美國演員工會與獨立精神獎的最佳男配角提名,該片贏得奧斯卡獎、金球獎、英國影藝學院獎、美國製片人公會和評論家選擇獎的「最佳影片」。在此之前,法斯賓達在史提夫麥昆的《飢餓》(Hunger)中的演出贏得好評,贏得金攝影機獎的該片於2008年的坎城首映,法斯賓達屢獲殊榮,其中包括了英國獨立電影獎(BIFA)、愛爾蘭電影電視獎(OFTA)和倫敦影評人協會獎的最佳男主角。他再次與史提夫麥昆合作,在《性愛成癮的男人》(Shame)中演出性愛成癮的角色,讓他在2011年威尼斯影展中贏得沃爾庇杯的最佳男主角獎,還有愛爾蘭電影電視獎、英國影藝學院獎和金球獎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2011年,法斯賓達在馬修范恩(Matthew  Vaughn)的《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中,飾演年輕的「萬磁王」與詹姆斯麥艾維(James McAvoy)的「X教授」演出對手戲。他也在《X戰警:未來昔日》(2014年)和《X戰警:天啟》(X Men: Apocalypse,2016)中繼續演出這個角色。他也在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的《危險療程》(A Dangerous Method)中與維果莫天森(Viggo  Mortensen)共同演出。在凱瑞傅柯納吉(Cary Fukunaga)的《簡愛》(Jane Eyre)中與蜜雅娃絲柯思卡(Mia Wasikowska)演出對手戲。法斯賓達獲得許多國際獎項與提名,以表彰他在多部電影中的表現,包括英國《標準晚報》電影獎的最佳男主角(《簡愛》和《性愛成癮的男人》),倫敦影評人協會獎的最佳男主角(《性愛成癮的男人》和《危險療程》),洛杉磯影評人協會獎的最佳男主角(《X戰警:第一戰》、《簡愛》、《危險療程》和《性愛成癮的男人》),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的聚光燈獎(《危險療程》、《X戰警:第一戰》、《簡愛》和《性愛成癮的男人》)。

其他知名的作品包括:《槍響前決定愛不愛你》(Slow West),與班曼德森(Ben Mendelsohn)共同演出,由DMC Films製作。這部西部片廣受好評,並在日舞影展上首映,還有2014年的《法蘭克》(Frank),該片由藍尼亞伯漢森(Lenny Abrahamson)執導,共同演出的有多姆納爾格里森(Domhnall Gleeson)和瑪姬葛倫霍(Maggie Gyllenhaal)。安德莉阿諾德(Andrea Arnold)的《發現心節奏》(Fish Tank),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的《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300),共同演出的有傑瑞德巴特勒(Gerard Butler)和琳娜海蒂(Lena Headey)。昆丁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與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和黛安克魯格(Diane Kruger)演出對手戲;英國恐怖片《獵人遊戲》(Eden Lake),共同演出的有凱莉蕾莉(Kelly Reilly)和傑克歐康納(Jack O’Connell);法蘭索瓦奧桑(Francois Ozon)的《逐愛天堂》(Angel);喬伊舒馬克(Joel Schumacher)的《鬼哭人嚎》(Town Creek);尼爾馬歇爾(Neil Marshall)的《世紀戰魂》(Centurion);吉米海沃德(Jimmy Hayward)的《疤面鬼煞手》(Jonan Hex)以及湯姆漢克(Tom Hanks)和史蒂芬史匹柏(Steve Spielberg)的HBO影集「諾曼地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

凱薩琳華特斯頓(KATHERINE WATERSTON)飾演丹妮爾

舞台與電影雙棲女演員凱薩琳華特斯頓以《性本惡》中的突出表現大獲好評。她也被定位為好萊塢的頂尖女星之一,曾與頂尖電影人包括保羅湯瑪斯安德森、丹尼鮑伊和雷利史考特。

凱薩琳接下來將出現在《異形:聖約》中,雷利史考特開創性的《異形》系列的新章,導演將再次回歸他一手創造的事界。共同演出的有麥可法斯賓達,將在5月19日上映。之後,凱薩琳將演出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的搶劫電影《Logan Lucky》,共同演出的有亞當崔佛(Adam Driver)、查寧坦圖(Channing Tatum)、賽斯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凱蒂荷姆斯(Katie Holmes)、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和賽巴斯汀史坦(Sebastian Stan),將於8月18日上映。

凱薩琳近來參與了艾方索戈梅茲雷瓊(Alfonso Gomez-Rejon)的《電流之戰》(The Current War),共同演出的有湯姆荷蘭(Tom Holland)和班尼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還有與路克伊凡斯(Luke Evans)和麥可夏儂(Michael Shannon)演出《如眠國度》(State Like Sleep)。在2017年2月,凱薩琳演出了《分居風暴》(A Separation),由Katie Kitamura的最新小說改編。

去年,她演出了大衛葉慈(David Yates)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與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演出對手戲。電影在2016年11月18日推出後獲得票房冠軍,全球票房累積超過7.768億美金。

在2015年,凱薩琳演出了丹尼鮑伊和艾倫索金(Aaron Sorkin)的《史帝夫賈伯斯》,與麥可法斯賓達和凱特溫斯蕾(Kate Winslet)一同演出,他們的演出也各自獲得奧斯卡獎提名。她也演出了《曼哈頓情緣》(Manhattan Romance)和艾力克斯羅斯佩瑞(Alex Ross Perry)的獨立電影《當我需要妳的時候》(Queen of Earth),與伊莉莎白摩斯(Elisabeth Moss)演出對手戲。

在2014年,凱薩琳和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一起演出了保羅湯瑪斯安德森的七零年代毒品充斥的犯罪劇《性本惡》,該片由華納兄弟推出。

更之前,凱薩琳也演出了《因為愛情:在她消失以後》(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共同演出的有潔西卡雀絲坦(Jessica Chastain)和詹姆斯麥艾維,該片於2013年多倫多影展首映。她也演出了凱莉萊卡特(Kelly Reichardt)的《夜幕行動》,共同演出的包括了達科塔芬妮(Dakota Fanning)、彼得賽斯嘉(Peter Sarsgaard)和傑西艾森柏格(Jesse Eisenberg),該片同樣在2013年多倫多影展首映。

凱薩琳的其他經歷包括了華納兄弟推出,湯尼基爾洛伊(Tony Gilroy)執導的《全面反擊》(Michael Clayton);焦點影業由李安(Ang Lee)執導的胡士托風波(Taking Woodstock),以及保羅韋茲(Paul Weitz)導演的《那些老爸沒教的事》(Being Flynn)。

在2012年,凱薩琳演出了頗受讚譽的HBO影集「海濱帝國」(Boardwalk Empire)。 

比利克魯德普(BILLY CRUDUP 飾演歐朗

比利克魯德普在舞台和大銀幕上的表現同樣令人難忘,並以他的表演獲得盛讚。他接下來將演出《1 Mile To You》,根據Jeremy Jackson的小說《生命的速度》(Life at These Speeds)改編,他也將在今年稍晚於Netflix的心理驚悚影集「Gypsy」初次登上小銀幕,一同演出的還有娜歐蜜華茲(Naomi Watts)。

克魯德普近來與娜塔莉波曼一同演出《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二十世紀的她們》(20th Century Women),共同演出的有安妮特班寧(Annette Bening)、艾兒芬妮(Elle Fanning)和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還有2016年奧斯卡最佳影片《驚爆焦點》(Spotlight),他獲得美國演員工會獎的傑出表現獎。克魯德普的電影出道作是巴瑞李文森(Barry Levinson)的《豪情四兄弟》(Sleepers),共同演出的有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和布萊德彼特;之後則是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大家都說我愛你》(Everyone Says I Love You)和帕特奧康納(Pat O’Connor)的《愛的秘密》(Inventing the Abbotts)。

關於製作團隊

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 導演

導演雷利史考特是著名的奧斯卡提名導演,以作品《黑鷹計畫》(Black Hawk Down)、《神鬼戰士》和《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多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這三部電影都讓他獲得美國導演工會獎提名。史考特最近的作品則是評論與票房雙贏的《絕地救援》,由麥特戴蒙(Matt Damon)和潔西卡雀絲坦演出。

《絕地救援》獲得無數獎項與提名,包括金球獎的最佳音樂及喜劇電影和最佳音樂及喜劇類電影男主角,七項奧斯卡提名,包括最佳影片,美國導演工會獎提名和六項英國影藝學院獎提名,包括最佳導演。

史考特在他傑出的職業生涯中獲得多項大獎提名。除了奧斯卡獎和美國導演工會獎提名之外,他也以《美國黑幫》(American Gangster)獲得金球獎最佳導演的提名,該片由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和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主演。他也擔任這部真人真事改編戲劇的製作人,並獲得英國影藝學院獎最佳影片的提名。他也以史詩片《神鬼戰士》獲得金球獎和英國影藝學院獎的最佳導演提名。該片贏得奧斯卡、金球獎和英國影藝學院獎的最佳影片。

1977年,史考特推出他的導演出道作《決鬥的人》(The Duelist),並獲得坎城影展的最佳首部電影獎。他隨後推出了賣座科幻驚悚片《異形》,該片讓雪歌妮薇佛的星途一飛沖天,並發展成成功的系列電影。1982年,史考特執導了指標性電影的《銀翼殺手》(Blade Runner),該片由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主演。該片被視為科幻經典,這部未來驚悚片在1993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入國家電影名冊,同年推出導演版再獲好評,2007年又發行一次。

其他導演的電影作品包括:《出埃及記:天地王者》(Exodus: Gods And Kings),由克里斯汀貝爾(Christian Bale)和喬艾格頓(Joel Edgerton)主演;《玩命法則》,由戈馬克麥卡錫(Cormac McCarthy)編劇,由麥可法斯賓達、布萊德彼特、卡麥蓉狄亞(Cameron Diaz)和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主演;廣受歡迎的《普羅米修斯》,由麥可法斯賓達、歐蜜瑞佩斯(Noomi Rapace)和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主演;《黑魔王》(Legend),由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主演;《情人保鏢》(Someone To Watch Over Me),由湯姆貝林傑(Tom Berenger)主演;《黑雨》(Black Rain),由麥克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和安迪賈西亞(Andy Garcia)主演;《1492征服天堂》(1492: Conquest Of Paradise),由傑哈德巴狄厄(Gérard Depardieu)主演;《怒海驕陽》(White Squall),由傑夫布里吉(Jeff Bridges)主演;《魔鬼女大兵》(G.I. Jane),由黛咪摩兒(Demi Moore)和維果莫天森(Viggo Mortensen)主演;《人魔》(Hannibal),由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和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主演;《謊言對決》(Body Of Lies),由羅素克洛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主演;《美好的一年》(A Good Year),由羅素克洛和亞伯芬尼(Albert Finney)主演;史詩《王者天下》(Kingdom Of Heaven),由奧蘭多布魯(Orlando Bloom)和傑瑞米艾朗主演;《火柴人》(Matchstick Men),由尼可拉斯凱吉(Nicolas Cage)和山姆洛克威爾(Sam Rockwell)主演;和《羅賓漢》,也是他和羅素克洛的第五次合作,共同演出的還有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

雷利史考特和他過世的兄弟東尼在1967年合開商業與廣告製作公司RSA。RSA替世界上最具辨識度的幾個品牌打造出充滿創新與革命性的廣告,在業界建立了卓越的名聲。1995年,史考特兄弟成立了電影與電視製作公司「Scott Free」。辦公室位在洛杉磯與倫敦,製作了《偷穿高跟鞋》(In Her Shoes)、《天龍特攻隊》(The A-Team)、《重量級拖油瓶》(Cyrus)、《即刻獵殺》(The Grey)和奧斯卡提名劇情片《刺殺傑西》(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 by the Coward Robert Ford)。

在電視方面,史考特替CBS擔任曾獲艾美獎、Peabody獎和金球獎的熱門電視節目「傲骨賢妻」(The Good Wife)執行製作;替亞瑪遜製作改編自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的經典作品《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該影集廣受好評;還有最近FX,由湯姆哈迪主演的「禁忌」(Taboo)。史考特也擔任公司長期項目的執行製作人,包括Starz頻道的迷你影集「聖殿春秋」(The Pillars of the Earth),A&E頻道迷你影集「致命病種」(The Andromeda Strain),TNT頻道迷你影集「CIA特勤秘辛」(The Company),HBO得獎電視電影「大國民傳奇」(RKO 281),「集結風暴」(The Gathering Storm)和「不懼風暴」(Into the Storm),以及國家地理頻道的電視電影「刺殺林肯」(Killing Lincoln)、「刺殺甘迺迪」(Killing Kennedy)和「殺死耶穌」(Killing Jesus)。

2003年,史考特獲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封為騎士,以表彰他對英國電影業的貢獻。他在2016年的年會上獲得第三十屆美國電影貢獻獎,以及2017年美國導演工會獎的電影導演終生成就獎。

《異形》番外篇 – 「普羅米修斯號」的倖存者:

新知請逛 ZEEK玩家誌粉絲專頁
免費下載 ZEEK玩家誌iOS版
LINE@:@LYO3427W

WeChat官方帳號:ZeekMag

延伸閱讀:
Audi e-tron Sportback概念車上海車展全球首發 0到100km/h加速只需4.5秒
《異形:聖約》前導預告片釋出!宛若太空版的屍速列車
預售價220萬起、全新Audi A5與S5全車系即日起展開接單!

臉書同步留言

則留言